(5)秒

ESG投资研究 | 社会(S)- Social

2021-10-22 来源:益媒体

  承接上一篇对环境(E)类投资的阐述,本篇让我们聚焦于社会(S)类投资。ESG中的社会(S)看似通俗易懂,很好界定,其实不然。对于企业而言,社会上与其相关的利益相关方太多太广,且涵盖的事务也都大相径庭,不一而足,难以用数据或文字具体限定至某一层面。因此,市面上并无ESG中的社会(S)因素的明确定义,更不用说针对社会(S)的投资标的。因此本文将针对如此“广泛”的社会(S)类投资为各位答疑解惑,剖析社会(S)投资现状及其可能性。

  一、社会(S)绝非只是公益慈善 

  有人认为社会(S)其实是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即为企业对社会的承担和贡献[1],也有人说社会(S)泛指社会因素,即企业应当坚持更高的商业伦理、社会伦理和法律标准,重视与外部之间的联系,包括对人的权利、相关方利益以及行业生态等进行改进[2]。

  我们认为应当从多个角度进行综合考虑社会责任,并深入剖析其内涵。可以确定的是,社会(S)核心思想是指构建群体与群体[3]间的平衡和可持续发展性。全球报告倡议组织最新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编制标准(GRI Standard)中也提到了,社会部分涵盖了雇佣惯例、人权、社会以及产品责任四大方面。在华证看来,对于企业这一群体而言,与之相关群体 间的互动均可被考虑为社会(S)范畴内,如消费者的信息安全保护、运营当地社区的搭建、职员技能的提升、供应商的社会承诺等。 

  此外,我们也需了解,企业对于社会的影响偶尔涉及多个群体,也就是一个社会活动可能产生多个受益方或多个付出方。

  比如,企业可以协助社会价值理念较强的内部职员自发形成代表企业声音的公益团队,尝试与企业的各利益相关方,如员工、客户或消费者等进行协作,或向运营地所在地的社区或慈善机构提供必要的社会帮助等。这样多方的合作可以在保障社区建设和有效帮扶社会弱势群体的基础上,加深与产业链上各类群体的关系维护。

  简单总结,企业能通过社会活动助力包括企业自身在内的多个利益方感受到社会投入带来的益处,共建社会群体间长久和谐的关系。

  在此,华证要强调社会(S)绝不等于企业单方面的慈善,而是从企业自身发展的角度促进社会整体的进步,让更多与之相关的群体分享社会发展所带来的福利。因此,社会(S)类投资也绝非只是鼓励企业参与扶贫捐赠、基础建设等,它应当是通过金融工具促进企业提升其遵纪守法、雇佣关系、职员发展,以及重视产品与消费者服务、供应商渠道和公共贡献等多方面而产生的经济活动。

  二、社会(S)与ESG投资、责任投资有何不同? 

  仔细剖析了社会(S)的定义后,我们对其在ESG投资中的定位也更加明确,目前市场上究竟哪些ESG投资标的属于社会(S)类投资呢?2019年11月,CFA Institute联合Principle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责任投资原则,PRI)共同撰写发布了《中国的ESG整合:实践指导和案例研究》报告,报告中将股权投资者和公司债券投资者分析的ESG议题简要示例如下:

数据来源:CFA Institute数据来源:CFA Institute

  从上述的投资理念,我们可以看到ESG投资着重于企业ESG各个因素的实践,即企业可能存在风险或者带来收益的各个领域。其中,治理(G)这一范畴明显与传统财务因素关联性更高,而社会(S)作为ESG的一个维度,通过CFA Institute对其的释义,我们可以看到其理解的社会(S)类投资更注重社会不同群体的价值提升,考虑地更为长远,议题对象也更多元。

  因此,本文所提及的社会(S)类投资涵盖的范围同样广泛,所有对社会带来益处,或能够减少对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的行为均会被考虑在内。就社会(S)投资而言,主要的投资策略有筛选策略和社区投资策略[4]

  三、社会(S)投资的现状

  从社会(S)投资标的的构建而言,我国目前还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甚至可以说是“未有明显波澜”。相较于社会(S),环境(E)问题愈发突显,各地政府以及社会大众都早已纳入对环境的考虑,而由于治理(G)与企业财务表现息息相关,企业治理丑闻可能致使股价迅速下跌,上市公司管理层及资本市场高度关注其表现。社会(S)由于概念广泛且常与其他领域交叉,更容易被忽视,相关的投资选择也更为匮乏。

  幸运的是,国际大型投资者如KKR、天利投资(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等早已创设了专注于社会问题的基金。正如图1所示,用于改善社会福利,对脆弱、边缘、底层或被排斥的弱势人群发挥正面社会影响的债券发行规模连年递增。截至2020年4月,全球社会债券规模已超200亿美元。

数据来源:Bloomberg数据来源:Bloomberg

  如今,我国投资者也频繁注意到社会(S)这一领域,尽管我国机构投资者尚未形成体系的投资标准,但许多资管公司和保险业已经在积极的筹备布局,2019年我国社保基金便开始了全球责任投资股票积极型产品,并在较为成熟的境外市场进行ESG投资策略的试点。

  据统计,截至2021年9月,“扶贫专项债”板块共发行231只债,发行总额共计7,975.34亿元人民币;“纾困专项债”板块公共发行70只债,发行总额共计817.90亿元人民币。

  在公募基金领域,尽管有关社会(S)理念的投资产品较少,但其长期稳健的收益率显示了较强的投资属性,其前景可期。

图2:社会(S)类公募基金及其收益[5],数据来源:Wind,华证指数。
图2:社会(S)类公募基金及其收益[5],数据来源:Wind,华证指数。

  四、社会(S)已成为主流ESG投资中的考虑因素 

  尽管相较于环境(E)类投资,社会(S)类投资总数较少、规模较小,我国各地政府、各类监管机构等也未有明确的社会责任投资标准,但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性爆发、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全民的健康与安全以及工作模式的改变等极大颠覆了企业和资本市场对于社会(S)这一因素的看法。在这场全球性危机中,投资者如何选择投资领域,企业如何对待其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如何管理所涉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都成为了社会大众、投资者、消费者、供应商等各个群体关注的重点。由于风险通常是投资者选择投资标的的首要驱动力,社会(S)作为ESG大框架体系维度之一,我们相信其重要性和延续性会逐渐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资本市场也会主动将其纳入投资决策中。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2020年,国内23家证券公司拟在29个挂牌督战县开展61个脱贫攻坚项目,拟投入资金共计7, 445万元,这也证明我国在慢慢推进社会(S)发展。

  不仅如此,从早期的“三鹿奶粉”健康安全事件再到近期的“阿里”员工事件,各类型企业社会负面事件往往带来的冲击极大,且在中短期内,所带来的影响很难消除。我们相信,像新冠这场尚未结束的“战斗”的发生定会让企业决策者、投资方重新审视社会(S)这一因素,从而推动应对社会(S)问题的相关投资成为主流理念。

  五、社会(S)类投资更为长期,回报可期 

  虽然社会(S)作为公益的概念已经发展了几十年,现在仍处于起步阶段,相较于另外两者,发展较缓慢,但我们需要意识到社会(S)是国家治理升级转型的内在需求,其卓越的表现是有效规避巨大风险的有效途径。由于社会(S)是ESG中相对起步较晚的一个维度,其影响力还未完全被市场所了解,我们可以率先初步了解社会(S)内涵,逐步将其纳入现有的投资策略中,以获得更为长期稳健的盈利。同时,关注社会责任,有助于规避日益高企的社会风险,推动企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一家能以社会(S)作为长期考量的企业,一般拥有清晰明确的社会定位,通常可以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这样的企业会从管理架构、员工团队、供应商选择、客户关系、股东关系以及社会活动等各个方面综合提升,不断追求更高的商业道德标准、更和谐社会群体关系、更有尊严的人权,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长久以往,这样品质优良的企业必能扎好根基,更有希望打造基业长青的“百年老店”。

  作者:赵湘楠

  [1]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指南(CASS-CSR4.0)》披露框架,社会绩效主要包括企业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和贡献,主要包括政府责任、员工责任、安全生产和社区责任四个方面的内容。

  [2]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中国上市公司ESG评价体系研究报告》。

  [3]如从产业链上游至下游来分析,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供应商、员工、客户、运营所在的社区和政府等。

  [4]由于其余投资策略在国内过于小众,此处仅只关注筛选策略和社区投资策略。

  [5] 由于市面上没有明确对于“S(社会)”的定义,因此此处涵盖的社会(S)公募基金主要来源为在Wind公募基金搜索社会(S)这一关键词。

  (华证指数)

特别声明
以上内容(如有图片、音频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用户/机构在益媒体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益媒体的观点或立场,益媒体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相关阅读